香港六合彩有官网的吗

那一代人的智慧和擔當 ——聽原晉江縣委書記尤垂鎮回放晉江

2018-03-07 09:29:13 來源:

0瀏覽 評論0

編者按:

尤垂鎮,1937年7月生人,今年已逾81周歲,黨齡62年。泉州市人大主任退休,歷任南安團縣委副書記、南安侖蒼公社書記、德化縣委副書記、晉江縣委書記、泉州市委常委、宣傳部長。其中,1985年10月底、11月初,赴晉江任協助書記主持工作的縣委副書記,1987年6月至1990年9月任晉江縣委書記。

40年,不長也不短,改革開放以來許多影響至今的歷史時刻,已開始漸漸為人們所淡忘。為了不讓曾經的驚心動魄就這么被人們遺忘,本刊多次聯系原晉江縣委書記尤垂鎮,聊聊曾經的崢嶸歲月,多番努力之后,我們如愿了。

要采訪這么一位年事已高、德高望重的老領導,筆者心已忐忑,然而,當這位始終面帶微笑、熱情祥和的老者,拿出以端正字跡寫滿提綱的筆記本時,筆者更加惴惴不安了,那一代人的認真、嚴謹啊,足以讓我們受用一輩子。

近4小時的采訪,意猶未盡,在那個國門初開,人們的思想長期僵化封閉的年代,要撕開一道口子,讓開放搞活的思想扎根,實在不是一件簡單的事。當年的驚濤駭浪,風雨交加,甚至是寒冬臘月,而今在談笑間講起,似乎只是“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般輕松,波瀾不驚。可再怎樣波瀾不驚,在“泰山有可能瞬間崩于前”的動蕩歲月長袖善舞,那一代人的智慧和擔當啊,令人肅然起敬!

為保留住“無聲處聽驚雷”的原始聲響,筆者只將筆記作簡單整理,期待讀者能從原汁原味的講述中讀出那一代人“用心用情用力”工作的風骨和勇氣。

那一代人的智慧和擔當 ——聽原晉江縣委書記尤垂鎮回放晉江

侖蒼公社,牛刀小試

●要知道,這些在現在根本不是問題的事,當時,可是個天大的事。尤垂鎮告訴筆者,當時這么辦,到底是對是錯,大家都在觀望。當時的風氣就是農民在公田的田埂邊種一點豆,賣一擔菜,都被說成是資本主義尾巴。思想僵化十分嚴重。

●他經歷過新中國成立前的派糧、抓壯丁、受欺壓、鼠疫的種種苦楚,也親身體會到新中國成立后成長、成材的翻天覆地的變化,沒有理由不為黨的工作貢獻力量,沒有理由不把群眾的疾苦掛在心上。

尤垂鎮告訴筆者,他于1937年7月出生,6、7歲時,老家永春蓬壺鎮湯城村爆發瘟疫(后來才知道是日本731部隊投放細菌引發的鼠疫爆發),一個星期之內,家中的三兄弟接連死了兩個,自己是老二,幸免于難。不止他一家,整個村死了很多人,那景象慘不忍睹。只讀到小學3、4年級,就不得不輟學回家放牛了。直到新中國成立,他才重新有機會念書,一直讀到南安師范畢業。1957年師范畢業時,便被分配到南安華僑中學當團委書記,不久到省里參加審干工作,后來又到省高招辦工作。上世紀60年代末、70年代,他先后在南安團縣委、康美公社、碼頭公社任副書記等。1982年派往南安侖蒼公社任書記。

侖蒼,原來叫苦村,因為人多地少,老百姓的日子過得很苦很苦。為了生計,侖蒼人多有打鐵的手藝,農閑時走南闖北、走街串巷幫人打鋤頭、鐮刀,賺點零錢,維持生計。三中全會后,老百姓在打鐵之余,發現水龍頭有市場、能賺錢,就一邊打鐵,一邊做點水龍頭,當時的條件,也只能是小打小鬧,粗制濫造。

1982年被調往侖蒼公社當書記。一番調研下來,發現當時侖蒼最大的問題是百姓脫貧的問題。一邊是百姓生活困難,窮困不堪,一邊是“私人辦廠是黑工廠,是挖社會主義墻角,搞供銷是買空賣空,是投機倒把,要打擊”的輿論此起彼伏。

怎么辦?尤垂鎮在充分調研之后,壯著膽子,自己召開了侖蒼公社的擴干會,會上,他指出“中央文件已明確要‘發展商品生產’,老百姓辦工廠就是生產商品;中央文件也明確‘流通要搞活’,搞供銷、推銷是搞活流通”,并號召“發動千家萬戶辦工廠”。

尤垂鎮解釋說,他敢在擴大會上這么說,不是因為他很高明,“只是自己平時學習多一點,知道中央已經召開了十一屆三中全會,全國已經轉向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改革開放了,要求各地根據當地實際,帶動群眾富起來。召開擴干會,就是把中央的文件和當地的實際結合起來,結合個人的理解,幫助干部群眾把思想統一起來。”

要知道,這些在現在根本不是問題的事,當時,可是個天大的事。尤垂鎮告訴筆者,當時這么辦,到底是對是錯,大家都在觀望。當時的風氣就是農民在公田的田梗邊種一點豆,賣一擔菜,都被說成是資本主義尾巴。思想僵化十分嚴重。

經過發動,侖蒼的水龍頭工廠很快就辦起來了。可是好景不長,才剛剛有點起色,1983年,人民日報刊登了一封大連讀者來信,說福建南安侖蒼水龍頭質量低劣,欺騙消費者,甚至提高到“一個小小的侖蒼要搞亂全國”的高度。侖蒼瞬間成了焦點。尤垂鎮感到莫大的壓力,因為,1983年全國正在開展“嚴打”,買空賣空,制假販假,都是打擊對象,弄不好,好不容易辦起來的工廠,好不容易找到的謀生之道,就可能夭折。

尤垂鎮一邊派村支書重新購買上好的水龍頭上門更換,賠禮道歉;一邊在全社召開大會,提出“以質量求生存,以信譽求發展”要求,繼續發動群眾辦工廠。

當時侖蒼,發動群眾辦工廠,除了召開三級擴干會,廣泛號召外,還出臺了許多配套措施。為引導群眾提高產品質量,公社成立了企業辦,負責質量監督。公社還給外出搞供銷的群眾開證明。得知群眾與外省一家大國企有供銷上的合作,為了更好地保護當地群眾搞供銷,侖蒼公社還專門派一名副鎮長代表組織到外省與國企接洽雙方合作的事宜,盡可能地為侖蒼水龍頭生產、銷售創造條件。

1983年全國“嚴打”大背景下發生的“大連事件”,對剛剛起步的侖蒼,幾乎就是一記驚雷,稍有遲疑,侖蒼就可能退回原點,那些剛剛辦起來的工廠就可能從此趴下,侖蒼的歷史有可能就此改寫。所幸,侖蒼挺過來了。尤垂鎮至今還在感慨,在侖蒼時間不長,但很欣慰,因為自己把握住了侖蒼發展的關鍵時期。

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侖蒼的悄然變化,被《廈門日報》的一位姓楊的老記者知道了。他想方設法找到了尤垂鎮,詳盡了解侖蒼的情況。不久,一篇公開報道見報了,一篇名為《唯有源頭活水來》的內參,擺上了福建省領導的桌頭上。很快,省農辦一副主任代表省里來侖蒼了解情況,形成的調研報告送給了當時的福建省委書記項南。在不久后召開的全省農村工作會上,項南書記肯定了侖蒼公社的做法,尤垂鎮這才真正壯起膽子來。

“老尤不怕被抓,把烏紗帽放在桌子上。”當時和尤垂鎮同在一個班子的干部私底下這樣議論。尤垂鎮特地解釋道,不是他水平高,膽子大,而是自己的經歷,使他始終抱著強烈的樸素感情去工作。他說,他經歷過新中國成立前的派糧、抓壯丁、受欺壓、鼠疫的種種苦楚,自己就是在新中國成立后成長、成材的,沒有理由不為黨的工作貢獻力量,沒有理由不把群眾的疾苦掛在心上。

得到省里的肯定后,尤垂鎮更加放手了,在繼續鼓勵群眾辦工廠的同時,他又做了這么幾件事:

侖蒼公社被晉江西溪一分為二,河對岸的人們出入都得靠擺渡,很不方便。尤垂鎮提出要改善交通,新建了兩座橋,把整個侖蒼環起來,形成十里長街。同時,改造農貿市場,促使其繁榮起來。他認為,沒有人才就沒有希望。因此狠抓教育,給全鎮中小學所有的老師上浮一級工資。由于群眾生活缺燃料,沿河兩岸的幾座山,早就被砍成了紅土山,水土流失十分嚴重,又發動群眾植樹造林。

沒過多久,晉江地委書記張明俊親赴到侖蒼調研,不久,尤垂鎮被調往德化任縣委副書記。

臨危受命,轉戰晉江

●1985年9月的晉江,可謂“驚濤駭浪、風雨交加、臘月寒冬”。尤垂鎮只身前往假藥案還在發酵的晉江赴任。

●工作組如果要處理晉江的群眾、處理晉江的干部,開會時他爭取參加,要求聽取他的意見。

●繼續堅持“五個允許”(允許群眾集資辦廠,允許企業雇工,允許股份分紅,允許價格隨行就市,允許供銷人員按業務提成),把原來的“管、卡、壓”變成“放、幫、促”,鼓勵群眾放開手腳辦企業。

●在用干部上,不管哪一派,只要能干、肯干,實干、敢干,敢擔當,哪一派的都用。用人的導向,就是最明確的風向標,一段時間后,晉江人發現這個外地人還挺公道。人心一下子就凝聚起來了。

1985年6月,人民日報刊發《觸目驚心的福建晉江假藥案》一文,引起了福建省委、省政府和中央有關部門的高度重視。不久,中央、省里的工作組先后進駐晉江。

文章刊發后的2、3個月的一天晚上,時任晉江地委書記的張明俊把尤垂鎮從德化叫到泉州,說,要把他派到晉江擔任副書記,協助書記齊世和主持晉江全面工作。尤垂鎮至今還清晰地記得,那個晚上的談話整整持續了2、3個小時。因為張明俊書記擔心他不愿意接這個燙手的山芋,不僅鼓勵他,甚至還手把手地交代去了以后怎么開展工作。張明俊書記也坦率相告,在這個特別的時候、困難的時候選他去,是因為他做過群眾工作、基層工作,還大力發展過鄉鎮企業,有發展企業的經驗,還搞過審干,對辦案也有經驗。

1985年9月的晉江,可謂“驚濤駭浪、風雨交加、臘月寒冬”。尤垂鎮只身前往假藥案還在發酵的晉江赴任。

到任不久,調查研究后,尤垂鎮發現眼下最重要的問題,就是先要把縣委一幫人的思想統一起來。所以剛去的那段時間,尤垂鎮反復組織班子學習討論,經過反復的學習、討論,最后大家形成了共識,即:正確對待假藥案,吸取教訓,分清是非,擴大教育面,縮小打擊面,幫助廣大企業主放下思想包袱,繼續支持群眾大辦企業。

在中央、省工作組還在晉江的重大壓力下,形成這樣的統一思想,實踐這樣的方針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工作經歷豐富的尤垂鎮,注意講究工作方法和藝術。身為協助書記主持縣委工作的副書記,尤垂鎮既對中央、省來辦案的工作組表示歡迎和支持,也提出一個要求,工作組如果要處理晉江的群眾、處理晉江的干部,開會時他必須參加,必須聽取他的意見。同時,他要求工作組要把案子辦成鐵案。有審干工作經驗的尤垂鎮知道,所謂鐵案,得證據過硬,不能簡單憑主觀定罪。

多年之后,有人告訴尤垂鎮,當時,如果一個鄉鎮多抓那么一、兩個人,晉江就完了。因為當時能領頭辦工廠的,都是“人尖”,只要有風吹草動,這些人肯定往外跑,甚至出國。如果那樣的話,誰還敢發展經濟,創辦企業。

誠然,尤垂鎮和當時晉江縣委的一班人,確實是頂著巨大的壓力,冒著風險拼經濟。一邊,要求正確對待假藥案,支持工作組在晉江辦案,一邊,繼續堅持“五個允許”(允許群眾集資辦廠,允許企業雇工,允許股份分紅,允許價格隨行就市,允許供銷人員按業務提成),把原來的“管、卡、壓”變成“放、幫、促”,鼓勵群眾放開手腳辦企業。

巨大的壓力面前,一個班子的齊心協力是最為重要的。筆者曾請教過尤垂鎮書記,在晉江,他最大的困擾是什么?他認為,最大的困擾是如何把人心凝聚在一起。

1985年晉江,情況仍十分復雜。剛到晉江的前幾天晚上,就有晉江的同志趁夜前來提醒:晉江至今還有紅派、黑派、灰派之分,還有這個幫、那個幫之別。善意地提醒孤身來晉江工作的尤垂鎮“要當心!”。尤垂鎮介紹了這么一個情況:原來上級推薦一晉江人出任晉江縣長,結果各派角逐,這位候選人連人大代表都沒被選上,更別提參選縣長了。足可見各派斗爭之尖銳。

不僅如此,當時晉江走私販私、造假制假、兇殺搶劫時有發生,稍有不慎,假藥案就有可能繼續發酵,晉江面臨的壓力將會更大。尤垂鎮說,這種情況下,縣委一幫人齊心協力,心往一處想,力往一處使尤為重要。他說,民主集中制是個法寶,有什么事,大家擺在桌面上開會討論,暢所欲言,發表意見。當時縣委一幫人開會,大冬天的也常常開到下半夜2、3點。討論的過程,往往就是統一思想的過程,各方各抒已見后,顧慮、矛盾反而梳理得條理分明,尤垂鎮再進行集中,很容易就形成共識,形成合力。

說起來輕巧,當時的尤垂鎮只能以“無私者無畏”給自己壯膽。出好點子,用好干部,是尤垂鎮認定的縣委主要任務,在用干部上,不管哪一派,只要能干、肯干,實干、敢干,敢擔當,哪一派的都用。用人的導向,就是最明確的風向標,一段時間后,晉江人發現這個外地人還挺公道,人心一下子就凝聚起來了。

頂著壓力,新招頻出

●不僅大膽開放,更大膽改革。押上帽子,頂著壓力,想盡辦法,推出新招,不遺余力地扶持企業發展。

●因為他知道,晉江個別的“噸糧田”的閃亮,掩蓋不了晉江人多地少的縣情,重走農業為綱的路子,晉江人只能繼續守窮。繼續“不遺余力地發動群眾辦企業”是不二選擇,哪怕困難再大,議論再多。

很多人都說,晉江是著名僑鄉,晉江人愛拼敢贏,晉江人天生會做生意,似乎今日的晉江,是一切客觀條件自然而然形成的結果。誠然如斯乎,筆者在與尤垂鎮的對話中,似乎找到了一些原因。

晉江僑港澳臺優勢十分明顯,在晉江本土生活著100萬晉江人,而在海外,則有300萬晉江人。尤垂鎮剛到晉江報到,晉江僑辦主任便自報家門,菲律賓五大富豪中,3個是晉江人(當時石獅還屬晉江),海外僑親的實力確實雄厚。

僑親雄厚的實力,如何才能轉變成晉江的發展活力?尤垂鎮帶領縣委一班人,一是走出去,請進來,發揮僑領、鄉會、名人、能人的作用,走出去,請進來,邀請僑親共同參與家鄉建設。也許上了點歲數的人都曾聽說過,泉州的東湖公園曾一度有過更名為“啟程公園”的動議,由于種種原因,此議未成,但正有意要在市區興建一市民公園的晉江,意外收獲了僑親莊啟程先生以夫人的名義捐建了敏月公園。

二是發動三胞向親屬贈送小型生產設備。當時,國家出臺了一條“海外三包向國內親屬贈送10萬元以內的設備,國家予以免稅”的優惠政策。晉江把這條政策用足用活,短時間,先后引進各種設備2萬多臺套,引進新工藝、技術700多項。據統計,僅1988年晉江引進各類設備676臺套,占當年全省的90%。別小看這些設備,當年正是因為這些新設備、新工藝、新技術的支撐,晉江才能以“國產小洋貨”聞名全國。

晉江企業的發展,靠三閑起步,鄉鎮企業鋪路,真正“上路”和“邁開大步”的,都和當年頗受爭議的“三資企業”、“成片土地開發”助力密不可分。也許人們還記得,晉江的企業在經歷了“戴紅帽”之后,又經歷了一次“戴洋帽”的過程,這些過程,和后來的“品牌之都”、“資本運作”、建立現代法人治理結構等,共同支撐起晉江經濟從初始走向完善,邁向現代的歷史過程。

不僅大膽開放,更大膽改革。押上帽子,頂著壓力,想盡辦法,推出新招,不遺余力地扶持企業發展。這是聽著尤垂鎮書記的講述時,筆者萌生出的強烈印象,筆者也因此理解了尤垂鎮書記所說的“晉江縣委一幫人‘用心用情用力’工作”真實含義。

當時,假藥案風波剛剛平息,人們無不談“晉”色變。尤垂鎮書記找到當時的泉州稅務局局長曾文解,問他敢不敢來晉江搞“帶征率”試點。類似的試點兩人在南安侖蒼曾有過嘗試。曾文解局長笑了說,你書記邀請,我有什么不敢的?談笑間,一項旨在扶持新辦企業的稅收改革,就這么在晉江落戶了。新的稅收征收辦法很接地氣,短時間內,晉江稅收迅猛增長,有的年份甚至是成倍增長。尤垂鎮書記說,在企業創辦之初,這不失為一種扶持辦法。也許這個政策還有許多需要完善的地方,但誰都得承認,它對剛剛起步的晉江民營經濟所做的歷史貢獻。

晉江現今倍受稱道的“政企互動”,尤垂鎮是最早的倡導者之一,他說,那時候也是被逼出來的。1988年,一場超大臺風,裹挾著強暴雨襲擊晉江。油毛氈搭蓋的簡易廠房在超強臺風面前,幾乎摧毀殆盡。突如期來的天災,讓起步之初實力單薄的晉江民營企業手足無措了。面對此況,尤垂鎮和縣委一幫人的態度非常堅決:大災面前,政府不能坐視不管。尤垂鎮帶著晉江縣委、縣政府和有關部門的領導,一家一家去企業實地開現場會,了解企業受災情況。對企業面臨困難,政府一一想辦法解決:重蓋廠房缺地的,土地部門出點子,缺錢的,銀行想辦法,當年無力繳稅的,稅務部門適當考慮緩交或者減免……

上世紀80年代末,姓社姓資的爭論再度興起,企業主們惶惶不安,為了給群眾吃定心丸,晉江縣委出臺文件,鼓勵私營企業掛靠村、鎮,辦成村辦企業、鎮辦企業。當年的工商部門曾日夜加班,為民營企業轉為鎮辦、村辦企業辦理登記手續,戴上“紅帽子”。

為了發展,押上“帽子”在當年可不是虛言。1996年,泉州展覽城首次開展時,恒安集團的許連捷與已離開晉江多年的尤垂鎮書記不期而遇,許連捷回憶了這樣一段往事:1985年恒安剛從安海鎮后林村搬進安海鎮區時,只在安東街道的兩個小店面里“蝸居”。當時,為了扶持安海企業發展,晉江縣委決定把原來只種木麻黃的海灘,填起來開發成橋頭工業區。安海鎮一邊向上申辦手續,一邊開工填土。誰知,這一情況很快被上級領導知道了,正式派人通知安海鎮,叫時任安海鎮黨委書記的陳永恩和鎮長帶著鋪蓋到泉州做深刻檢查。命令如山,陳永恩和鎮長一刻也不敢耽誤,帶著鋪蓋先到晉江縣委找到了尤垂鎮書記。尤垂鎮書記知道情況后,告訴陳永恩和鎮長,你們踏踏實實回安海去,要做檢查,也是晉江縣去做。陳永恩們回安海了,尤垂鎮直接找地委張明俊書記匯報。張明俊書記明確表示,現在要千方百計加快發展,不能事事按部就班。一邊幫助晉江協調有關領導,一邊督促晉江盡快完善手續。恒安集團CEO許連捷不止一次地說,安海的橋頭工業區就是恒安的發祥地。在展覽城,回顧這個歷史瞬間時,許連捷告訴尤垂鎮:當年就是自己開車送陳永恩書記和鎮長到晉江縣委找尤垂鎮的。

為了發展企業,晉江沒少擔驚受怕,有省里的領導曾善意地提醒尤垂鎮,晉江也有不少農業的典型,既然壓力這么大,晉江何不避其鋒芒,轉向發展農業?尤垂鎮和縣委一幫人想都沒想,謝絕了省領導的好意,因為他知道,晉江個別的“噸糧田”的閃亮,掩蓋不了晉江人多地少的縣情,重走農業為綱的路子,晉江人只能繼續守窮。繼續“不遺余力地發動群眾辦企業”是不二選擇,哪怕困難再大,議論再多。

把壓力變成動力,他們還“變”出了一個石獅市。

當石獅還是一個鎮的時候,小商品市場就聞名全國了。曾有一位北京的老干部看了石獅之后,憤憤地說,就差一面國民黨旗,其他什么都有了。1987年,福建省委決定,在晉江縣開展綜合治理試點,省里派出了省法院、省工商局、省經濟研究中心等單位負責同志,組成晉江縣綜合治理省市聯合工作組,直接進駐石獅。石獅聞名海內外,問題也確實不少,此前,也整頓治理過幾次。尤垂鎮和晉江縣委的同志反復與工作組討論,石獅以一鎮之力是很難把如此活躍的市場監管好的,要想監管好,使之健康發展,最好得設立一個市、一個小政府大社會的市來進行管理。這樣的動議,被工作組帶回了省里,1988年,石獅撤鎮建市。

過來人說

●我們這代人經歷了中國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全過程,不僅了解新中國成立后的情況,更是改革開放最基層的實踐者和參與者。

●一句話,就是用心、用情、用力地工作

重看歷史,總希望從中借鑒點什么。尤垂鎮書記不辭辛苦,滿足了我們的要求。他說,我們這代人經歷了中國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全過程,不僅了解新中國成立后的情況,更是改革開放最基層的實踐者和參與者。作為個人,我很平凡,但參與到這個歷史過程中,感受非常深刻,主要體會有:

一是改革開放首先要解放思想。把工作重點轉移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來,把僵化封閉觀念轉向開放、靈活上來,從“這也不行”、“ 那也不行”轉向敢想、敢闖、敢試上來。一句話,一切聽從黨中央,并且認認真真落實到自己的行動上。這與現在講的政治意識、核心意識是一致的。這一點非常重要,當時之所以敢在那么嚴峻的形勢下大膽地試,就是因為鄧小平同志講了“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

二是改革開放要從當地實際(縣情、民情、優勢)出發,謀劃發展路子和辦法。毛澤東之所以偉大,就是把馬列主義與中國實際相結合,創造性地提出了“農村包圍城市”的革命道路。牢牢掌握縣情,從實際出發,在外界的議論和壓力面前,就會堅定發展路子。晉江、侖蒼都是人多地少,都是不走工業化就得受窮的實際情況。從當地實際出發,謀劃發展,即使碰到了“假藥案”那樣的波折,也毫不動搖地走工業化、發展企業的道路。

三是各級黨政干部特別是縣鎮一線的領導,要不忘初心,負起責任,引導支持群眾創辦企業,發展實體經濟。初心就是讓群眾富起來。不能怕這怕那,得過且過,無所事事,要無私無畏、敢想敢闖,敢于擔當;要抓班子、抓隊伍,齊心協力地抓發展。靠干部、靠群眾,首先要靠班子。班子的作用是出點子、用干部。還要敢于用人,把敢干、能干、實干的人才真正用起來,不分你你我我,不搞團團伙伙。

四是發動群眾,政企互動,營造改革開放濃厚的氛圍與環境。政府只要守住了嚴于律己、清正廉潔的底線,就應該大膽地服務企業、引導企業。當時,不管是依靠能人、名人、僑領、企業家辦企業,還是鼓勵企業吸取“假藥案”教訓,引導企業以質量求生存,以信譽求發展,都是政府靠前服務,出臺一系列扶持企業的政策,晉江民營企業才經受住那么多的考驗,沒有趴下。我們的底氣就來自于現在習總書記所說的“清”“親”。政企互動,除了溝通感情之外,主要是解決問題。平時的溝通,為的是及時了解企業的需求,有的放矢地出臺相應的指導性、引導性的政策。一句話,就是用心、用情、用力地工作。(泉州企業家雜志記者 吳沿)

[責任編輯:]

相關閱讀

香港六合彩有官网的吗 天天游78ucom 北京时时彩开奖在哪查 网页设计做首页的代码 安徽11选五任五遗漏 重庆时时彩五星基本图电脑版 辽宁11选5全运彩 重庆时时彩宝典开奖 体彩和福彩哪个真实 云南时时几点开奖时间 台湾五分彩彩票的走势